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淮滨论坛

查看: 2742|回复: 21

淮滨过往的红色光辉——农民眼中毛主席派来的医生

[复制链接]

21

主题

105

帖子

142

金币

4级:中尉

Rank: 4

注册时间
2016-3-3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发帖爆料或参与评论,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现如今,淮滨及周边县市的人们,只知道潢川县的“团中央黄湖五七干校”,而不知道淮滨县的“中国人民银行总行和财政部的五七干校”。因为黄湖农场的红色文化建设的像模像样,参观学习的各界人士络绎不绝,而淮滨的遗址快被拆完了。


除此之外,对外贸易大学在固始县仅呆了几个月,固始人就记录下来,建立纪念馆,如今很多人都知道固始县的“对外贸易大学旧址。而“中央财经大学”在淮滨安营扎寨呆了整整四年,还在淮滨举办了由财政部、人民银行高级干部参加的65级大学生毕业典礼。众多曾留洋美国、英国、日本、苏联的教授、专家、学者、干部不得不放弃北京的优越生活,来到淮滨这块贫瘠的土地上劳动、学习、生活,我们诸多人士却一无所知。

是我们健忘吗?不,是我们对家乡这块土地爱的不够。我们很多时候除了自己的荷包,并不怎么关心这块土地过往来过谁,发生了什么事。

当你拿出身上的现金,看一下顶部的汉字 “中国人民银行”,这个印在货币上的单位就是共和国的中央银行,国务院组成部门。

1969年,受到文化大革命影响,中国人民银行总行的只能进行了大撤并,至保留了政工和业务两个组,大批干部下放淮滨。1969年4月,中国人民银行总行在淮滨县马集公社接收一个军用农场。在此前,因为历史原因(省略N字……),淮滨农村常常几十里无人烟。人总行在淮滨接收大批土地,总行的1300多名干部,除87名仍留总行工作外,其余全部下放。除了央行各司局干部来到淮滨,下属单位:各银行总部、中国人民保险总公司、北京造币厂、《中国金融》杂志,这些单位的干部职工也一并从北京下放淮滨,除此之外财政部、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也有同志来淮。

人总行带来了联合收割机,还带来了从英国进口、在信阳地区跑的最快、河南第一辆自卸大卡车。干校一个人要种上百亩地,比当时的社员还要多出几倍和十几倍。淮滨本地的农村社员都咂舌地佩服“五七干校”干部,说“干校种地好气魄,我们学不了!”


大多数淮滨人并不知道,当年为了建淮滨五七干校,从东北原始森林里运木材到淮滨。淮滨当时连机砖厂都没有,淮滨东面通往安徽没有洪河大桥,为了建房子,干校的干部职工不顾条件艰苦,赶着驴拉架子车,转麻里、包信,绕道新蔡县,奔赴阜阳拉来砖头。央行干校还帮助淮滨从安徽引来了第一条高压输电线路,自此淮滨彻底告别了无电县。

受财政部和中国人民银行总行双重领导的“中央财经大学”,迫于中苏边境的军事冲突压力,也来到淮滨农村继续维持政治性的运转,高峰时中央财经大学在淮滨拥有1200亩土地,这是淮滨历史上拥有土地面积最大的一所学校。


好了不多说废话了。现在来看一名抗战老兵在淮滨五七干校的所见所闻。


老人名叫吴文桂,浙江义乌人,1926年11月出生,1942年参加革命工作,1943年秋参加中国共产党,曾任新四军浙东总队金肖支队第八大队政工队队员,支前队区队长、支部书记。1949年解放上海时,是人民解放军33军政治部支前队队长。
1949年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渡江、淞沪战役中立三等功,并评为公模代表,参加军的工模代表大会。
1952年——1953年在上海警备部队政治部直属政治处立三等功两次。
之后任中国农业银行总行机关党委副书记。1969年下放中国人民银行总行淮滨五七干校八连劳动。

来自吴文桂老人的回忆录《从抗日战场走来一女兵》中回忆文革时代:
(一)

  在那史无前例的岁月里,亲人一个一个地离去,灾难一个个接踵而来。那么多想象不到的不幸,那么多撕心裂肺的哀痛,一层层、一重重,包围着我,挤压着我,头顶上的乌云,压得我简直透不过气来了。我丈夫李毅忱原是五机部设计院的党委书记,1966年初,中央组织部派他去河北宋营任“四清”工作团的团长。“文革”开始,五院的造反派给他扣上了“漏网大右派”、“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帽子,将他揪回来批斗。他对个人得失、安危无所谓,对“文革”中的做法却百思不得其解,思想上无法接受得了。他说,踢开党委闹革命,怎么解释“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共产党”?他忧国忧民,忧郁成疾,得了胃癌。人消瘦得厉害,天天发烧,既得不到治疗,还要天天劳动批斗。这加速了他的死亡,终于在1968年8月含冤而死,离开人间。在当时真如俗话所说“死无葬身之地”,连骨灰都无处安放,只得放在家里。原来随我们生活的婆母,造反派不许她在北京住,也被赶回乡下。老人接受不了失子离家的双重打击,致使精神失常、疯疯癫癫不久也离开了人世。浙江义乌我老家的弟弟,因搞副业经商,所谓“不务正业”,戴上了坏分子的帽子,“文革”中判了10年徒刑,在“群众专政”中耳朵被打聋,后来患了耳癌,劳改农场将他送回家来治病,家里没有钱给治,不久死了。我年迈的母亲,因儿子是坏分子有人贴她的大字报,又逼着她去看,79岁的老人心情痛苦,去看大字报的路上滑了一跤,腿摔断了。这时我单位的造反派不准我回浙江老家给老娘看病,腿摔断的母亲不能起床走路,1974年也死了。

  我的工作被剥夺了,随时可能被揪斗,家也被抄并被赶出了原来的住房,只住一间小房子。

  说“文革”是一场浩劫,果真是一场浩劫,两个家,眼看着家破了;丈夫、婆婆、弟弟、母亲一个个人亡了。哀痛包围着我,是层层包围、重重包围。战争年代我们的队伍有时陷入敌人的重围,只有想办法突出重围,不能坐以待毙,不能当敌人的俘虏。如今陷入灾难的重围,怎么办?不能让灾难压垮、不能让哀痛击倒,要冲出悲哀,走出灾难。争取做一些有利于人民的事,不管大事小事。不要忘记自己是共产党员。在认认真真地做事情中忘记悲哀!

  (二)

  1969年我因肿瘤在北大医院手术后,医生给开了两个月的病假在家养病。我死去丈夫的两位表妹来看我,说到她们要去解放军空军医院学习针灸医术,我灵机一动,决定跟她们一起去学。因为我看准了,迟早我是要去人民银行淮滨干校劳动的,我要学点针灸医术,到缺医少药的农村接近农民群众的机会多,可能会有用处。于是我忍着刀口的疼痛,冒着酷暑每天骑两个小时的自行车去学。经一个月的穴位基础知识和扎针技术的学习,大部分穴位在自己身上做了试验后,又在医生的带领下实习两周,我的养病期也到了。1969年11月,我带着北大医院开的免予劳动的证明信,又买了一些常规口服药及外用药,去了银行河南淮滨干校八连。起初,看到军代表每天在八连门口给农民扎针看病,有时我在一旁帮助做些杂事。扎针看病不敢贸然下手,因为没有组织批准是不能行医的。

机会终于来了,一天下午4点多钟,4个农民抬着一位老太太来要军代表给扎针看病。这时校部领导正来连里传达文件,军代表要病人明天再来,而病人家属苦苦哀求,诉说病情严重,无论如何请求今天给治治。

军代表无奈,就指着我说:“你不也学过针灸嘛!你给她扎扎。以后我忙不过来,你就帮着治治。”军代表让我扎针治病,我正求之不得。根据病人家属诉说的情况,我判断是扁桃腺化脓,我说:“可能是扁桃腺化脓,扎内关、合谷……穴位行吗?”“行!你扎吧!大胆些。”军代表说。他走后我又仔细地询问了病情,检查了口腔,确是我所判断的。我在几个主要穴位上采取强刺激的手法,让她针感明显后出针,并设法到厨房里要来了一碗米汤,将四粒四环素要病人吃下去。

这时,送病人来的家属喊起了“毛主席万岁!毛主席万岁!”我问为什么喊口号?他们说:“老太太从上午10点开始滴水难进,现在一碗米汤,四粒药丸吃下肚了,你这是手到病除。感谢毛主席派来好医生。”

我立即解释:不是我手到病除,是针灸能治病,我是刚学的。我又给她一天的四环素的药量让她回去继续服用,并告诉他们明天不要来了,为一个病人四个劳动力抬来太浪费了,还是我明天到你村去看病人吧!

  第二天,我按时去,老太太老远就迎我来了,并告诉我病全好了。我说四环素是对症的好药。她则说,药她根本没吃,还定要把药退回给我,要我再给她扎扎针,并要求给他们村里的几个病人也给扎扎针、治治病,我都答应照办了。说来奇怪,原来腰痛得直不起来的,腿痛得抬不起来的,经几次扎针都说好了。唯有一位耳聋的老太太,第一次扎针后没有再来复查,我带信要她再来看看,她带口信来说:耳聋是因为儿子死了,孙子马上要参军去,心里着急,一急把耳朵急聋了,经扎一针后就好了,就能听到后面走路的声音了。

  就这样,点名要我看病的人一天天地多起来,有时一天有一二十个。连部当时头头怕病人多,影响我劳动,就给我规定洗青麻的数量,洗不完不准给群众扎针灸。青麻沤后很臭、很赃,要用水用力洗才能洗白,干这活很吃力。病人知道连里的规定后,他们一来就帮我洗,把麻洗白了然后给他们扎针、看病。病人多时中午饭我都不能按时去吃,只好让别人帮我把饭带回来。我经常要到下午一两点钟以后才能吃中饭。

文革时期,每个人都把阶级斗争的弦绷得紧紧的,五七干校自然也不例外。因此在干校那一段,也总有人要把我打成有问题的人。如有一天突然要我交代与×××同志的关系,要我揭发他的特务问题并讲清是如何联系的?这真是无稽之谈!而遇上这类问题,你气不得,恼不得,只能沉住气冷静对待:事情本来是怎么样的,你就怎么说。我说,他是我抗日时期的老领导,我们是上、下级关系。他不是特务,他是杭州市委书记。全国解放以后大家都忙工作,彼此没有联系。

造反派就说我不老实,并说你们有联系是有证据的。要我老实交代问题。也不让我给农民群众看病,更不让我出诊了。还向病人宣布,老吴是反革命,不是医生,将派一个好医生给你们看病。结果是医生来了,病人走了,医生只好走了;病人又排着队要我去看病,并坐着不走。造反派没有办法,便吩咐我给群众看病时不要太认真了,随便看看,把他们打发走就行了,以便好好交代问题。我没有什么问题好交代的,我也不能对病人不负责任。病人来一趟不容易,一来就耽误半天生产,我不能敷衍人家。所以病人还是不间断。

一天,淮滨蒋门集西边小村的一位农民说是得了伤寒病,在弥留之际。这个村的村干部来请求副连长让我出诊去给病人扎扎针,副连长再三回绝也回绝不了,无奈只好让我出诊。我去了那家,病人确实病得不轻。我知道自己不懂医,别耽误了人家治病,再三劝他去淮滨县人民医院,我还承诺可以陪他去。因种种原因病人就是不肯去,只求我给扎扎针,以了却病人的心愿。我不懂伤寒病,更不知道该如何治疗,所以没有带治伤寒病的药,这可怎么办好?病人死活不肯去医院,我治不了,又不能一走了之,甩手不管。

经慎重考虑后我硬下心来:就当重感冒治吧,治不好也治不坏,不能凉了病人的心。我扎针后,给了他一些治感冒的药。想不到,病人服了此药,第二天病情似有减轻,想吃东西了,可家中无粮,没有可吃的东西(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我回干校向带小孩来干校的马梦槐同志借几斤挂面,他非常支持;我把两斤挂面送过去,又将我剩余的一点酱油膏和半瓶香油叫病人的女儿拿了去。几天后病慢慢地好了,病人能起床了,于是乎对我的医术传得更离谱了。说我把伤寒病都治好了。我心里明白,那不是人们传说的伤寒病,那是饿出来的病!如果是伤寒,我怎治得了?

可是这一来当地人又把二三十里以外的有癫痫病的亲戚叫来要我看。我说明:这病,针灸只能治标,不能治本,要去医院查清癫痫的原因,需要对症治疗。病人不听,定要我给扎针,治了一个月,说也奇怪,这期间竟没有犯过病,于是又传说我治好了癫痫病。还给我做了一面锦旗,锦旗上有“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9个字。人们把锦旗送到连部,请连长张国文同志接旗,并向连长说了我很多的好话。连长也连声说:“我们知道,我们知道,老吴是不错的。”

  话是这么说,连里有的头头看到群众送锦旗来感谢说是我动员老百姓来和“组织作对”,要罪加一等。在他们看来这是个“争夺”群众的问题:让有问题的人把群众都抓过去了,搞得亲如家人,那还了得?所以,想尽办法阻止。他们想的办法是让我每天一大早就离开干校住地,到田野里去巡逻看护庄稼。这是隔离法,让群众找不到人。可是过上一段时间,这办法就不灵了,人们自然会找到我。他们给我找了个阴凉的地方让我歇着,给群众扎针,看护庄稼的事,他们给我包了下来,保证不会有人祸害庄稼。当地人那是说到做到的,分给我看管的那一大片庄稼没有人偷,也没有人祸害。连里干部自然看在眼里,于是给我“加”任务:麦子黄熟以后,整个八连辖区晚上4个男同志看,白天便交我一个人看。还好,一个夏收季节,八连管辖区麦地不曾丢失过麦子,我没有耽误给群众扎针,这是我最大的欣慰。只是我生活苦了些,每天清晨厨房事务长给我6个馒头(一餐二个),一块咸菜,一壶开水。我伙食费14元照交,连菜都吃不上。不过,这些小事我是不敢多说的。

  由于群众中对我医术的神传,1973年冬安徽的一个小学教员带着7岁有小儿麻痹症的女儿来要我扎针。我明明白白告诉他:我不是医生,学扎针灸也是近一两年的事,大病是治不了的。他说:“你说的,我知道,你对病人十分负责。治好了很多的病人,我慕名而来,住在干校附近的一个老乡家,你无论如何给扎扎治治。”我推辞不掉,只好给她针灸、按摩,做各种加强手力的锻炼。开始时,小姑娘一个空火柴盒都拿不起来,经一个月的治疗能拿起装有半盒火柴的盒子了。我告诉她父亲:“我已经黔驴技穷了,要说对病人负责的话,你这当父亲的对女儿的责任心更强。你回去以后继续照我的方法做就是了,以后也许会好起来的。”

  因我与村民的治病关系,连里还曾叫我去村里解决过一次纠纷。一次八连的两个年轻人为看场护院,打过村里农民;几天后当打人的青年人走过该村时被村里农民扣留。八连连部的干部怕村民打干校的人,几次去请求放人未果,连干部无奈只得让我去。我去后说清道理人很快放回来了。当时连里有人说:老吴就不该去,让他们知道什么叫脱离群众。我不能这样做,因为村里扣人也是错误的。我得把道理讲清楚。因为我们是为人民服务的,要争取一切机会做工作。

  (三)

“文革”中期,人民银行并入财政部。1974年财政部决定撤销在淮滨的人民银行“五七”干校,因它的大部分人员已回机关工作,剩下100多个“有问题”的人迁来河北固安财政部干校。





马上就到建国七十周年了,不由得想起建国二十周年时几千人从北京乘火车到信阳,坐在卡车的车斗里赶赴淮滨马集公社安家。特殊的年月里,新中国研究制定经济、货币、税收政策的,设计人民币的,研制印钞机的,保险界先驱,还有财政、金融教授,央行多名副行长、农业银行行长、工商银行创始人、财政部副部长、证监会首任主席(正部级)都曾在这块古老而贫困的土地上生活过。转眼时光已过去50年,淮滨这块土地的过去,仍然令人难以忘怀,特发此文。



相关阅读:

淮滨五七干校里吃的大雁肉和狗肉 (推荐阅读)


中国证监会首任主席在淮滨的艰苦岁月(推荐阅读)

记中国财政学家、中央财经大学教授姜维壮在淮滨

中国农业银行总行行长方皋在淮滨农村的那些年  (推荐阅读)


中央财经大学顶撞领导的老师

纪念中国工商银行创始人、首任行长陈立同志在淮滨的日子



记央行副行长尚明同志在淮滨的时光


第二次世界大战盟军帅气翻译官在淮滨养猪


财税学家、新中国中央税务局第一任副局长“崔敬泊”在淮滨的日子 (推荐阅读)
http://www.huaibin88.cn/forum.php?mod=viewthread&tid=8079702



写东西发帖只是我业余活动,时间有限,平时只有晚上才有空,手头的淮滨五七干校资料又比较多,后面还有很多人物等待介绍,慢慢来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82

主题

2万

帖子

9554

金币

官方团队

Rank: 20Rank: 20Rank: 20Rank: 20Rank: 20

注册时间
2009-8-5
发表于 7 天前 来至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文革浩劫是中华民族的灾难、不能重演!
江南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72

主题

1万

帖子

1139

金币

11级:中将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注册时间
2018-2-17
发表于 7 天前 来至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10年浩劫梦一场,我们的土地上,那些中国人民银行总行财政部高级干部他们流了好多汗水泪水血水,谢谢你忙里偷闲编辑出来,让我们了解更多那些年五七干校的历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38

主题

1890

帖子

261

金币

9级:准将

Rank: 9Rank: 9Rank: 9

注册时间
2017-8-17
发表于 7 天前 来至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听俺妈说,俺那庄上是上海的知青。
梦里故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54

主题

5000

帖子

491

金币

10级:少将

Rank: 10Rank: 10Rank: 10

注册时间
2017-5-24
发表于 7 天前 来至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楼主,让我更加了解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地方的过往。
来自小程序
心无旁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72

主题

1万

帖子

1139

金币

11级:中将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注册时间
2018-2-17
发表于 7 天前 来至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煮酒笺花 发表于 2019-09-09 22:27
感谢楼主,让我更加了解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地方的过往。

淮滨小伙子小哥哥非常多,不然挑一个嫁了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54

主题

5000

帖子

491

金币

10级:少将

Rank: 10Rank: 10Rank: 10

注册时间
2017-5-24
发表于 7 天前 来至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半颗糖 发表于 2019-09-09 22:47
淮滨小伙子小哥哥非常多,不然挑一个嫁了吧

晚了,我喜欢的都做了孩子粑粑了
来自小程序
心无旁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14

主题

5628

帖子

6230

金币

10级:少将

Rank: 10Rank: 10Rank: 10

注册时间
2018-8-6
发表于 7 天前 来至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煮酒笺花 发表于 2019-09-09 23:13
晚了,我喜欢的都做了孩子粑粑了

只要锄头挖的深,那还有挖不倒的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62

主题

3876

帖子

5250

金币

10级:少将

Rank: 10Rank: 10Rank: 10

注册时间
2012-7-17
发表于 6 天前 来至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对那段历史很着迷,感谢分享!
来自小程序
烹炸烧炒手艺强,精心调佐色味香。 知君有兴滨城来,满店香飘请君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1

主题

105

帖子

142

金币

4级:中尉

Rank: 4

注册时间
2016-3-3
 楼主|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江南柳 发表于 2019-9-9 21:47
文革浩劫是中华民族的灾难、不能重演!

文革已不可能再重演。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1

主题

105

帖子

142

金币

4级:中尉

Rank: 4

注册时间
2016-3-3
 楼主|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三月桃 发表于 2019-9-9 22:00
听俺妈说,俺那庄上是上海的知青。

上海的、北京、郑州、信阳的都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82

主题

2万

帖子

9554

金币

官方团队

Rank: 20Rank: 20Rank: 20Rank: 20Rank: 20

注册时间
2009-8-5
发表于 5 天前 来至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秋岗 发表于 2019-09-11 21:37
文革已不可能再重演。

送你呵呵!
江南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淮滨论坛

Copyright © 2007-2016 Comsenz Inc.Template by 淮滨论坛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X3.2( 豫ICP备14008861号-3 )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