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淮滨论坛

查看: 344|回复: 3

[原创] 村官楷范章景新

[复制链接]

14

主题

49

帖子

75

金币

3级:少尉

Rank: 3Rank: 3

注册时间
2017-3-17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发帖爆料或参与评论,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在豫南农村,有一种专门帮大户人家看护庄稼的职业叫“瞧青”,瞧青者大多是本村中人极本份又穷到极点的男人。位于马埠口大寨东北角的“小圩子”里(今马埠口六组)就住着一位这样的职业“瞧青”者。这位“穷爷”解放前帮大户人家瞧青,解放后为生产队瞧青,大字不识一个,也没人知其名讳。邻人因其整日瞧青,皆送外号曰:“青官”。
  1955年一个秋天的傍晚,青官公象往常一样在北地瞧青,他戴着顶豁了沿的草帽,穿着件缀满补丁的“棉改单”夹褂,下身着条破旧的“黄瓜裤”,手执“鞭赶”,沿着青纱帐四周缓步而行,每走三五步就甩个响鞭,他巡视着大片丰收在望的玉米、高梁,那神态像沙场秋点兵的元帅。青官公巡查至青石桥(马埠口村向北约450米)恰遇一退伍军人前来问路。
青官公仔细打量,只见那军人黑瘦面庞,着一身洗得发白的半旧军装,身后背着打得方方正正的行军被,走路一歪一歪的,显见是有条腿瘸了。军人来到青官公近前,喊声老大爷后,恭身上前敬支大前门的香烟:
“请问,到马埠口村怎么走?”
“这就是马埠口村。”
“那—— 要到小圩子去,该走哪条路?”
“你到小圩子找谁?”
“我找一个叫青官的人。”
“我就是青官,请问,您—— 找我有事吗?”
那军人闻听此言,双目含泪,上前一把抓住老人的手,颤声说道:“俺大,我是景新,是你大儿子景新,你那个被抓走的儿子就是我,我回来啦!您的儿子又活着回来啦!!”
  
  景新公,河南省淮滨县芦集乡马埠口村人,“青官”公长子,民国中期,景新公应征入伍参加了国民革命军,在抗击日本侵略者的主战场上杀敌报国,立下过赫赫战功。日本鬼子投降后,景新公本以为可以回乡奉养父母了,哪知内战又起,生性正直的景新公目睹国民党军队的腐败无能,毅然战场起义,在淮海战役中编入人民解放军战斗序列。随后参加了解放上海的战斗。全国解放后,景新公意欲退伍还乡,所属部队又接到了剿匪的命令;匪患荡平后,公又欲解甲归田,谁知韩战爆发,又奉命跨过鸭绿江,与美帝国主义展开殊死搏斗;经过浴血奋战,韩战结束了,天下太平了,景新公终于可以带着满身伤痕、拖着一条残腿光荣退伍了。军区首长特意安排他到条件优厚的南京市工作,但景新公坚辞不就,执意回到他日思夜想的豫南农村,回到他依稀梦里的双亲的身旁。
  我们的英雄终于回家啦!历经十多年的南征北战、九死一生,我们马埠口章家的英雄儿子终于回家啦!那青石桥畔父子相会的场面令人无限感慨,那动人的场景正可谓:
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
归来寻老父,父问君找谁?
  “青官”这个雅号本是乡邻们对一位赤贫男子的戏称,可谁也没有料到,冥冥之中自有定数,这戏言居然成真了:青官公家真的出了位“清官”,一位让南湾各村百姓赞叹了几十年的好村官——章景新!
现在,他已告别硝烟弥漫的战场,正一瘸一拐地向他魂牵梦萦的故乡走来。
回乡之后,景新公被乡党委任命为马埠口村支部书记;1956年村改大队。景新公转任马埠口大队党支部书记;19578月,初级社转高级社,芦集乡更名为芦集公社,各大队改为生产连,景新公又任宋湾、李寨、马埠口三个村的连党支部书记。任职期间,景新公风里来、雨里去,体察各村民情、解决实际问题。李寨大埂,有他指挥抗洪的身影;宋湾河头,有他访贫问苦的印记;每一位上了年岁的马埠口村民都还记得老书记当年嘘寒问暖的话语。
1958年,豫南农民也和全国人民一样相信可以“跑步进入共产主义”,大家都兴高采烈地砸烂自家的铁锅供“土法炼钢”,任何人到“公社食堂”都可以“吃饭不要钱”。一些游手好闲之徒往往趁机穷游天下,每游至一处见了食堂有饭,不管三七二十一抄起碗筷盛饭便吃。倘有那“护锅子”的主人稍有不满,游客便会挺起胸膛、理直气壮地大声反问:“吃你的啦?吃你的啦??俺是在吃人民公社的!”多年的军旅生涯使景新公养成了“无条件执行上级命令”的习惯。他对这种“吃大锅饭”的作法虽忧心忡忡,但没并未反对,只是要求南湾社员尽量省着点、吃稀点。后来,南湾三村农民节省下来的上好米麦大多被缺粮的外村人“一平二调”走了。
据网上收集的资料显示,在19591960年冬春的豫南大饥荒中,正阳县死人8万,息县死人10万,新蔡县死人10万,“全国第一个人民公社”嵖岈山公社死亡4000人,占其总人口的10%,有的队的死亡率达30%……而我南湾三村在章景新书记的领导下,没有发生一例饿死人的事情。这在当时饥荒严重的信阳农村是“唯一的奇迹”。南湾人这种还能吃上饭的“幸福生活”让逃难至此的外地农民艳羡不已。当时,有许多又黑又丑的粗鄙汉子仅凭“半块馒头”、“几棵花生”之类的“彩礼”就娶上了标致漂亮的外地媳妇。
1961年春,由淮滨县委工作组主持的南湾三村“民主革命补课”会在李寨村部召开,会议主题就是严查村干部存在的“五风”问题。那天下午,工作组领导把三个大队的社员全部召集在李寨村部门口,社员们在村部门口的空地上席地而坐,主席台上摆个结实的椅墩子,南湾片的村组干部要挨个坦白自己在“59年过粮食关”时所犯的错误。但凡坦白不彻底者,下面群众还可以当面揭发。
坦率地说,南湾各连村干部在景新书记的严格要求下作风很好,但也不乏“多吃几个馍”的所谓“贪官”、“夺过社员饭碗”的所谓“酷吏”。不少平时低眉顺眼、挨了训斥还爱呵呵直笑的“老实人”,一见昔日的“领导”蔫了,便立刻唤醒了压在心底的“阶级仇、民族恨”。纷纷检举、揭发。诉苦诉到情不自禁时,多半还会冲上台来,或巴掌扇、或鞋底抽。其间,有几位因干活偷懒而遭到训斥的社员这时也跳上台去,先点着队长的脸,将原先受气的本钱如数骂了回来,另外还多抽好几个嘴巴子,实实在在地占了大便宜。
据几位参加过会议的老人们回忆,景新书记当时被工作组安排在最后接受群众公审。当他一瘸一拐地走上主席台后,那些刚才还在台上叫嚷的村民忽然自觉地回到了原位。章景新费力地登上椅墩,把身体摆正,他面向台下的群众缓缓地举起右手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此时,嘈杂的会场忽然安静了下来。敬礼完毕,书记头稍下低,他用低沉的声音说:
“乡亲们,五九年过粮食关,没有让你们吃饱饭,我这个当支书的应当负全部责任!我对不住大家!”
场下无人应声,社员们都默默地注视着这位面容黑瘦的支书。过了一会儿,工作组领导提示可以上台检举了,一位姓李的社员站起来“检举”道:
“章书记是好人!”
有十几位上了年纪的社员也来“检举”:
“章书记是好人!”
  接着,所有的社员都站了起来,大家齐声“检举”:
“章书记是好人!“章书记是好人!!章书记是好人!!!”
这简洁朴素的六字“检举”是南湾百姓用悠悠之口为景新公书写的碑文。这口碑历久弥新,直到五十五年后的今天,还被南湾人不断地重复提起。
我们实在应该记住这口碑背后的注脚:这位和县委书记平级的章景新同志,在担任村干部期间从不吃群众一顿饭;从不收群众一分礼;对群众反映的大小问题从不推诿扯皮;五九年最困难时,他本可以想吃多少就吃多少,但他的选择是“自己和家人陪着南湾父老一块儿忍饥挨饿、共渡难关”。
面对父老乡亲,景新公神态和善如拂柳春风,言辞恳切似润物细雨:面对弄虚作假的干部、作威作福的“官僚”,景新公又往往会“当头棒喝、厉声呵斥”,其豪气干云、宁折不弯的军人风骨尽显无遗。
1958年春,信阳地区的遂平县嵖岈山成立了全国第一个人民公社。8月份,全地区实现了公社化。在1958年夏收中,当时在楂岈山人民公社坐阵的遂平县委副书记赵光,将一块亩产四五百斤的小麦浮夸成3200多斤。随之,西平县城关公社出现了亩产小麦7320斤的更大浮夸典型。继《河南日报》之后,《人民日报》也大登特登亩产几千斤的消息,还发了号外。从此以后,浮夸风越刮越大,信阳县有名的鸡公山公社浮夸到亩产万斤水稻,有个别的地方浮夸说亩产几万斤,还出现亩产几十万斤的大典型。当时,谁要说是假的就会挨批斗,信阳全区为此挨批斗的人大约有12000多人次。景新公就是这12000位挨批斗的“犯右倾”者之一。只不过挨整时的老书记比其他人略显舒服点。
1958年深秋,芦集公社组织大队干部相互参观农业“大跃进”的丰硕成果。当时根本没有那么多粮食,各生产队就抽调劳力,先在囤粮的踅子里装上麦糠、稻壳之类的废料,然后将稻谷堆在踅子最上面。这样,参观团来后就可以看到“亩产万斤”的奇迹了。流传于豫南民间的顺口溜这样形容当时的造假行为:“村哄乡、乡哄县、一哄哄到国务院。”轮到观摩团参观马埠口大队的“丰收成果”了,看到的却是仓库里可怜的一点稻谷,农民们也都在照常下田劳动,完全没有那种红旗招展、夹道欢迎的火热景象。乡领导气得脸都绿了,以手点指景新公:“你——你——你——你这是犯了严重的右倾错误,马上给我到公社禁闭室反省去!”
景新公爽快地答应一声,回家背起那床洗得发白的行军被,径自到公社禁闭室报道去了。到了禁闭室门口,正赶上乡林业所的干部吆喝几位同样犯了右倾错误的干部去林场树地薅草,得知景新公是来反省的,便命令一同列队劳动。景新公两臂一横,向右派们断喝一声:“都给我站住!咱们这些右派是来作深刻反省的,不是来薅草的。如果谁耽误了我们进行思想改造,谁就是反革命分子!”
到了饭点,景新公来到食堂大嚷:“老子是右派,但更是革命功臣,今天,老子这个革命功臣就是要吃人民公社最好的饭!要尝人民公社最好的菜!”
到了晚间,景新公又在禁闭室吵吵:“老子打了天下睡地铺,你们倒一个个舒舒服服地睡床上,老子也要到床上睡!”
据马埠口五组八十岁的章成明回忆,当年景新公反省期间和公社一把手吃的是同一个小灶,与地委下派到芦集公社的巡视员睡的是同一张钢丝床。
三天后,景新公“反省”结束,工作人员陪着笑脸送走了这位难緾的“右派”后,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唉哟—— 俺们总算把这位爷给送走啦!”
1971年初夏,芦集(小)乡在樊湾大堤召开“夏粮征收”扩干会。景新公经过核算后认为派给马埠口大队的公粮太重了。当即在会场上据理力争,一点也不给公社的领导留情面无奈之下,领导命令道:“景新同志,请你认清形势,要再坚持抗粮,我就免了你的职!”
景新公将手中的军绿色搪瓷茶缸“啪”地摔到地上,他双手叉腰,朗声应对:“你不用免职,老子现在就不干了。”
自此,景新公便主动辞去了支书一职,后经乡领导及马埠口群众反复劝说,才勉强挂个大队副书记的头衔。
1973年,景新公伤残的身体因劳累过度住进了医院。
1977年,这位铁骨铮铮的老支书永远地闭上了眼睛。静静地融入到这片他挚爱了一生的家乡泥土。
                   马埠口村第三村民组村民章向友景仰拜撰

9

主题

138

帖子

144

金币

5级:上尉

Rank: 5Rank: 5

注册时间
2018-1-21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一心为民的好官越来越少啦
来自安卓手机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3

主题

9548

帖子

9871

金币

11级:中将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注册时间
2017-2-16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岁月更新,社会变迁,发展使然,这种干部一去不返,敬礼
来自安卓手机客户端
能受天磨真好汉,不遭人嫉是庸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716

主题

4万

帖子

4万

金币

13级:大将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注册时间
2017-3-23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敬礼。
孤舟寒夜渡长江,赏花赏月赏秋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淮滨论坛

Copyright © 2007-2016 Comsenz Inc.Template by 淮滨论坛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X3.2( 豫ICP备14008861号-2 )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