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淮滨论坛

查看: 261|回复: 0

[散文] .惧内

[复制链接]

78

主题

290

帖子

700

金币

6级:少校

Rank: 6Rank: 6

注册时间
2017-3-15
发表于 2019-1-20 05:39: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发帖爆料或参与评论,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惧内

     任刚怕老婆是出了名的,可他就怕人家当面说他,一般人谁去说他那事,只有他的一个兄弟媳妇,爱出他的洋相,故意取笑他,问:“都说你怕老婆,她又不是三头六臂,青面獠牙,你一个大男人,怕她个啥呀,她是能把你吃了,还是把你喝了?"任刚一听,脸红红的争辩道:“你们以为我当真怕她?俺家真有大事,还是我当家,一般小事,只是不跟计较罢了。"话未落音,只见张梅他老婆已来到他的身后。"说啥呢?又在说谁呀?”任刚回头一看,是老婆大人,吓得他急忙闭了嘴,脸色都变了,那位兄弟媳妇见状,忙打个圆场说:“没说啥子,在这闲叙。"沒有说正好,反正我也听到了,在外边光卖我的赖,滚回!”任刚听老婆一吼,像老鼠见了猫一样,浑身早吓软了。其实他家里大事小事都是他老婆当家,他老婆叫张梅,你听这名字,多秀气,可长相有点那个,这人身高在一米五左右,头大脖子短,一脸横肉,只生得腰粗腿肥,吊蚕眉却配一对三角小眼,阔脸大嘴,说话还有些哑声。张梅一到家,就耍起了威风,动起了家法,“任刚,过来,跪那去。"仼刚急忙跪下,等过了好久,张梅才又命令道:“起来吧,看你也怪可怜的。在这守着门,哪也不准去,再给我满门摇,嘴不使闲?,呱个这道个那的,小心我抽你的嘴。听好了,我去打两把牌。”张梅说罢,起身走了。任刚愣了许久,觉得站也是,坐也不是,他在店里看门,却没什么爱好,当年单身时也爱下个棋,打个扑克什么的,现在想爱也不敢爱,不能爱,不都是那"气”管严的效应吗,他就是有时间一,他哪敢呢。
    现在听老婆的话是他唯一的爱好。任刚在街头上租了两间屋,卖家具,也干了十来年了,一直没起色,他对面就有一位同行叫刘超,人家刚干就是大手笔,一下租八间门面,前后有一千多平米,那送货的车辆,来往串梭,络驿不绝,那生意真叫个红火噢。人们就很纳闷,他哪来的那么多钱,也有人说,那是人家的本事啊。刘老板确实有本事,这人不但长得帅,还一脸的喜相,见人不笑不说话,话象在嘴皮上贴着,说出来都是一套一套的,那话别提多中听了,谁跟他一见面都能被忽悠得雲里雾里。有人问,这刘老板不知在哪发了大财,这么大的店得多少钱啊?刘老板听了,淡淡一笑说:我哪有啥钱,这些货老板都是免费给上货,他神秘的一笑又说:没有这本领还管做生意!可一年底,要帐的此买货的还多,刘老板的笑容一下就没了,他对付别人也有高招,那就是一拖二冷三失踪,那店没过三年,就成了一座空城。任刚俩口开店,太胆小,他说:我是有多少钱就办多少钱的事,从不敢迈大脚步,这样也好,发又了大财,也不会有大闪失,心中平和自是福啊。可是最近有件事让任刚很闹心,他失眠了。
    原来呀,这天,任刚不在家,有位老板来送货,是张梅招呼着御的,任刚回到家,只见老婆正灰跟老板为柜子多少发生争执,票上写着十套柜子,老板非要按票上收钱,老婆说:“你就御了九套,你没拉恁些货,我会给你恁些钱。"我听了,也解释说:有啥难的,到屋里再查一下,不就清楚了。我们到屋里一看,横七竖八满满的,连个下脚的空都没有,新货老货也搅在了一起,老板“吭哧,吭哧"查了半天,也查不出个所以然,最后弄了一头汗出来,他无奈的用手抹着额头说:反正拉够了,不会错的,家里装货的都说装够了,你看咋弄?张梅一听,急了:你家里装多少我不知道,你御多少货,我给你多少钱,咱到哪说也是这个理。老板一听,闷了口,也没啥说了,只得走人。过了一夜,天刚亮,张梅的手机一阵阵铃声响起,她一接又是老板打来的,“喂,是老板,噢,你说,够了,你光说拉够了,得有事实,有依据,空口无凭不行啊,什么?赌咒,赌咒有用吗?”任刚一听,夺过电话给他解释:“老板不要急,咱们一方面可以调监控,那又不是个小东西,一看便知,再者,等一下我仔细清点清点,事实就是事实,恁么大的柜子,谁也装不兜里去。"张梅又抢去电话,和他没说几句,对方便骂了起来,张梅一听,也还了他两句,任刚见状,叫道:“有话好好说,骂啥哪!”“你听你听,骂得多难听。张梅示意任刚来听,任刚急忙说:挂断。
     过了几天,屋里存货少了,任刚又来到屋里,仔细核对,果然查出了那套柜子,他兴奋的和老婆说:“柜子找到了,人家没有装少,还是你记错了。"老婆一听,三角眼瞪了起来:“你说啥?沒错?”任刚点点头说:“没错,找到了,不信我跟你去看。”老婆看后,说:“这事承认也可以,但必须叫那个骂人的老板赔礼道歉。”说罢过了一会儿,她又忙改口说:“任刚,这事咱不能承认,那送货的老板查也查了,骂也骂了,这事咱要承认了,显着咱赖。你听好了,以后从你嘴里敢冒出半点风声,我跟你没完。"
     任刚一听泄气了,那还查个屁用。他迈着沉重的脚步回到家,陷入了沉思。承认了老婆不同意,不承认,不单失信于老板,会失信于天下的,都是多少年的合作伙伴,以后还咋见面,不咋再跟人家来往,自己良心上也过不去呀!
      任刚心里特郁闷,就想出来排解排解,便找到刘超想跟他聊聊,刘超听了,笑了:你呀,真是刁钻不足,诚实有余啊,你脑子进水了,这事呀,别说一套,就是十套百套也不能承认,你看他能咋着你?”任刚听着,苦笑着不住地摇头,转身就走。
     这件事在任刚心里一直放不下,他处在两难的境地。老婆这头已经下了死命令,承认了老婆不依,不承认这心里不安啊。他白天出门就觉得有人在取笑他,戳他的脊梁骨,到了晚上,辗转难眠,思前想后,那老板又会怎样想呢,现在明明知道自己错了,硬是装棱,死不承认,这是知错又错,错上加错,到最后只能是苦了别人,坑了自己。民无信不立,你失信于人,这以后还咋在世面上混,这关乎到人品问题,这可不是小事,算得上是大事了,这事怎能依妇人之见,自己一定要有所担当,任刚想到这里,他毅然拿起了手机,给老板发了条微信,然后,他长出了一口气,心里的一块石头总算落了地,他想:大不了,再给老婆跪一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淮滨论坛

Copyright © 2007-2016 Comsenz Inc.Template by 淮滨论坛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X3.2( 豫ICP备14008861号-3 )QQ